【置顶】闲谈

别名:一句话日记

可能就是用来随时记录自己感悟的东西?

1.4

今天决定有心劲一点,结果在机房从 $7:30$ 睡到 $8:30$……可海星

嗯,其实是在学 Min_25筛,学了一上午也没太整明白,就比着题解写了写板子,感觉不太好,那种囫囵吞枣的感觉又涌了上来。不过大致是懂了?

下午继续Min25,顺便写了一下笔记。在看过大多数人让人迷惑的blog之后,发现HN-001神仙 xzz 讲的最清楚明白。于是把大部分知识点给扣清楚了,剩下的小块可能还需要继续追索。

晚上不知道为啥开始一直看《巨人》,从 $90+$ 一直看到了 $123$ 话,期间用 $\rm Min25$ 过掉了杜教筛的板板,觉得自己啥都不会智障的很。

不过好在巨人快看完了?说实话我《巨人》看的没有当年补《海贼》看的详细,因为《海贼》是我去一本一本买的单行本,许多本反复看了好多遍,而巨人甚至连比较长的对白都跳过了。加上作者诡异的紧凑的画风导致观感极差。

不过要说剧情,我比较深的感觉就是,艾伦和三爷,以及他的小伙伴们都回不到原来了。从什么时候开始的呢?大概是从马莱对艾尔迪亚人派出那四个智慧巨人开始的吧,家不家矣,国不国矣。但是你能说出到底是谁错了吗?每个人都坚持着自己心中的正义而已吧……

感觉巨人的思想内核还是很现实的,再加上作者没有尾田那种浪漫主义情怀——毕竟说到底,海贼和巨人的思想内核都很沉重,探索的人性也很复杂,但是尾田却能把海贼画的很浪漫。每次结束战斗都要庆祝,都会看到笑容。我想,其实两部动漫都是在解剖这个社会,但是一个是笑着解剖,一个是哭着解剖吧。

最近感觉很困。听说下周二周三由于高考听力占考场,所以放假。不知道我们放不放。但我觉得不放的可能性更大吧…

1.3

今天准备学最短路树,但是中途穿插着一直在看《进击的巨人》,所以效率不高。

结果发现最短路树其实不难,难的是有一堆十分诡异的题目…比如随手套个点分治之类的233

结果下午就自闭了,自闭在 $\rm TJOI$ 的一道题上,大概就是每次询问删一条边之后 $\rm S\to T$ 的最短路是多少,询问之间独立。看题解看了好久也没整明白…菜死我算了。

然后下午明白之后晚上就写啊,写了好久才写对。然后就蒙逼了。

不知道什么,感觉最近不是那么有心劲了…可能是停课必经的一个阶段吧?我不是很想把这个当做自己在一段卑微的感情中受挫的副产物,那也太惨了吧?

不过很自闭就是了……

我一直在想,或许我就是因为不喜欢文化课才学的奥赛吧?从理智还是从情感上来说,我都更应该去学文化课。所以,我在做什么呢?真的是在追梦吗?每天就这么低下的学习紧张度能做成什么呢?

我找了好久,本来以为找到了自己的路,后来才发现原来自己只是兜了个大圈,又回到原地了而已。

1.2

…上午写完鸽了的题解,然后几乎啥都没干……原因是本来打算学整体二分,结果看到动态图连通性这东西觉得可以学一下,就去学了学ETT——然而其实就是大略地看了那么几眼,明白原理就不看了,回过头来发现这东西好像不是给正常人写的……并且跑的似乎也没有暴力快……于是就又回去学整体二分了。

于是就二分了一下午,我是憨憨。

晚上本来打算很有心劲,结果看起了《进击的巨人》,最终漫画从 $55$ 话看到了第 $70$ 话。本来可以看更多,但是中途有 slyz 的神仙组团来精(教)准(我)扶(做)贫(人),比如我被怒斥:

然后就不敢颓了,就去做题了…

结果写了个整体二分套树剖的题,临走也只拿了 $10$ 分,整个人都不好了……

不过还是很开心的,我也是有小伙伴的人了(嚣张.yml)

然后下午发现了一个很秀的表情:

感觉整个人都朋克起来了233

1.1

颓了一天,下午就返校了。上午主要是看了看B站跨年的回放。⑧说了,邓紫棋天下第一(

晚上突然很难受。还是关于妹子的事,可能我真的需要一段时间才能缓过来吧?感觉自己的祝福,每一句话、每一个字都在痛击自己的心。但是我能怎么样呢?我又能怎么样呢?

又是CSP考完那种无力感:就这样了吗?就这样了吧。

一个人的奥赛室,孤独到让我想哭。是啊,以后就再也不能去找妹子说最近自己心态崩了求安慰之类的话了,也必须要描黑那道若有若无的界限了,感觉生活少了点什么。

但总之,是一个新的开始不是吗?

明天可还要继续啊。

喂喂,pks,我们可是舞台上的战士啊,怎么能这么早就谢幕呢?

《你的答案》_by 阿冗_

也许世界就这样
我也还在路上
没有人能诉说
也许我只能沉默
眼泪湿润眼眶
可又不甘懦弱
低着头 期待白昼
接受所有的嘲讽
向着风 拥抱彩虹
勇敢的向前走
黎明的那道光
会越过黑暗
打破一切恐惧我能
找到答案
哪怕要逆着光
就驱散黑暗
丢弃所有的负担
不再孤单
不再孤单
不再孤单

Goodbye 2019

又是一年啊。

这一年里,我失去了很多,也获得了不少;看清了很多,也迷茫了不少。每一次相遇,每一次离别都值得回忆;每一份高兴,每一分忧伤也都值得我带到未来。

对于2019,「让它好好地来,让它好好地去」,我更喜欢这么来形容。

明年有什么心愿呢?生而为人,握紧很简单,但是放下却很难。然而握得越紧越发现原来没有握住,看得越重越发现自己扑了个空。所以,我希望,我可以一觉醒来发现自己什么都不记得,这样才可以放下之前的所有,大踏步得走向明天。2020,请让我变得更释然一些吧,好吗?

总之呢,谢谢各位一年的陪伴。

2020,这个世界,与我重新来过吧。

12.31

今天早上很高兴地在早读给妹子写完新年快乐的明信片+信,让隔壁班同学当信使给送去。听他说了下最近隔壁班的八卦,发现以前觉得会厮守很久的情侣不在了,以前觉得根本不搭的两个人在一起了。感觉和他们同班的日子已经远去很久了。

顺便知道了原来喜欢的妹子已经有了男票,于是打算把写好的东西扔进垃圾桶。在信使老鸽的劝说下还是没扔,还是送了出去。最后感觉有点惆怅。从初中到现在,自己似乎一直在趟别人的浑水,感觉自己似乎跟他们早就不是一个世界的人了。

是啊,不是一个世界的人了。可能我真的需要破除『我执』了吧,不想再去纠结这些没头没脑的固执了。于是趁着夜幕还没被拽走,便匆匆来到了奥赛室。


冷静思考了思考,发现自己一旦对什么东西有了厌恶感就很难再喜欢上了。所以真正对的那个人应该还没来吧,我需要继续等下去。嗯,从小父母就教导,走丢的时候原地等着是最好的选择。所以也只有等待,才是迎接光明的最好办法吧。


然后晚上她用她闺蜜的 qq 给我发信息。不知道为啥。她说她本来以为我今天下午会在班里看电影(因为我们班奥赛退役选手在其它班联欢的时候,在班里看电影),然而实际上我在奥赛室看了一下午的《进击的巨人》(233。所以她就给我拍过来一张照片:

。。。那个“弄得我很怂”的上文是我问她说每次跟她偶然遇见她为啥都故意不看我233

然后事情是这么发展的:

她:还有一件信息量比较大的事情

她:我脱单了

啊。

下午时一直在想,如果她其实和那个男生还没真正确定的话,我去“兴师问罪”是不是有点不太好?

好在事态的发展没让我那么尴尬……

我当时似乎,似乎是,思考了一瞬间,就已经知道该怎么回她了。那些“为什么你有了男朋友而不告诉我?”和“有了男朋友为什么还要给别人以希望”之类的话,已经被扔到了不知处。

题外话:

……可能大家都不知道我们到底是什么关系,大概就是她知道我一直喜欢她但是我是这么一种心态:

喜欢不等于占有

于是和她就变成了好朋友?起码在聊天软件里还是很铁的(

至于她是什么人,我只能说是很单纯一妹子……就是跟人用qq聊天还用 。。。。 这东西做前后缀的人,现如今几乎没有了吧?

嗯,就这样了吗?就这样了吧。

晚上看了看C菌的《心魔》,到最后虽然很爽,但是感觉和《逃生2》差不多,爽是爽了,但是没啥深度。

睡了睡了。

12.30

昨晚不知道为啥宿舍里有一堆蚊子…让人很难过地一点多才睡,于是今天就变成了活死人状态。上午看了看高数,发现到一阶微分方程那里公式已经不是人记的了,于是觉得无聊就不学了。下午和晚上做了做 vfk 曾经出的某场 cf,剩下的时间学了发笛卡尔树就去颓了。

前几天看了梁文道的《我执》,几天晚上方才明白我执的意思,突然很有感触。以下是摘录,转自链接,有删改:

你的名字不是你,你的职业不是你,在哪里上班的那个也不是你,这一切是你的经验,但经验不是你本身。我们经由我们生命的内容来定义自己,我们的年龄、健康、人际关系、财务状况、工作和生活情境以及心理情绪状态等等,但是这些是经验的客体,而不是主体。我们的错误就是会把这些经验当成是我们的主体,然后与它们认同,把它们当成自我的一部分。

一言以蔽之:我执就是在外在事物上所建立的那个虚假的自我感( 这里的外在事物还包括你的情绪和念头,下面会细谈)。无论你执着什么,你就是在把它当成自我的一部分,而那个东西就是你「我执」的体现。在根本上,并无一个实体的,不变的「我」存在。也正是因为我们把自我感建立在这些外在的事物上,所以当它们变化时,我们的痛苦便产生了。但是这些事物的变化是不可避免的,因为它们的本质便是「无常」。所以,只要你把自我感建立在外在稍纵即逝的事物上,则我们心理上的痛苦就不可避免。

我们的悲哀是,我们终其一生,都只是在为自我填充这一个个意象。财富,权位,知识,还有你执着的任何东西,如果它没有伤害到他人,我想这些都是好东西,但是只要你没有认清这些东西和你的本质是完全无关的,只要你还在这些事物上建立认同感,那你所得到的一切不过是加强我执而已,而当那个意象破灭,则痛苦就将来临。

于是感觉似乎佛教不是印象里那种玄学的宗教,而是一套科学化理论化的世界观和方法论。

我什么时候才能「看惯风波里,闲步红尘外」呢?

12.29

上午考的数学和英语,下午考的语文,成功要到了记忆中上一次合格考跟我一个考场、这次也一个考场的可爱妹子的QQ。感觉到达了人生巅峰。

然后晚上回来学了学支配树,发现有神仙说灭绝树就是支配树,然后发现自己还不会灭绝树,然后就去做灭绝树了233

啊,终于马上要放假了,开森。

12.28

上午在奥赛室背政治……下午考了政治觉得自己还可以。

晚上尝试写了一下「一双木棋」,发现 alpha-beta 只能干出 $70pts$ 来,然后就去颓了。

12.27

没啥好讲的,明天要合格考了,在发愁自己的政治233

12.26

上午下午一共做了三道题,从李煜东的蓝书上看来的。中途写挂了好几次,但是最终调出来还是挺有成就感的。

饭卡丢了,有点郁闷。毕竟电话卡和饭卡是一张卡,电话卡丢了还要去电信营业厅补办。。。太麻烦了吧233

……然后……然后就因为一些奇怪的事情陷入了奇怪的思考。感觉自己正在被拽进奇怪的漩涡中,感觉自己似乎如同「奇异人生」里面 Max 经常梦到的场景,在风暴之中,自己在被撕扯着想要登上灯塔。可惜只有我一个人。

看着一堆东西还没学,也不是很想学。后天还要考政治,什么都没背,感觉有点不太好。

似乎我走迷了路。或者说,我经常会走迷了路。高中到现在为止我一直在追求着什么,放弃了很多,但是到现在我也一直不知道我到底在追求些什么。是奥赛吗?我恍惚了。是功成名就吗?我恍惚了。

感觉到现在为止,我只有每个学期刚刚开始,即18年9月 $\sim$ 10月和今年的9月 $\sim$ 10月有认真学过文化课,剩下的时间都在划水;美其名曰学研究奥赛,学来的线性规划或者 HLPP 可能永远也用不上。我在干什么?其他人丰富有趣、值得回忆的高中生活,在我眼里就是一场又一场的白日梦,一次又一次地跌倒再爬起来再欺骗自己:你没跌倒。这一切的一切,真是我想要的吗?

我又在瞎想了。给梁文道做序的某作家(忘了名字)说,为什么人们喜欢寓哲学于文学呢,因为人们喜欢问没有答案的问题,喜欢去体味这种求索的感觉。可能对我来说,这也算是一点心理安慰了吧。

嗯,写完这些感觉内心明显平静了许多。

12.25

今天有点颓,上午只写了一篇题解,下午做$[\rm SNOI2019]$的D2T1,做了好久,剩下的时间不知道干什么去了。

晚上继续和 ouuuyuuu 出去跑圈。外面开始下雪了,十分开心。但是一边跑,风雪夹带着冷雨扑打过来有点难受。眼镜中途还因为镜面上水太多,想用手套擦,结果擦成了磨砂玻璃…233摘下眼镜来继续跑就会感觉跟喝了一壶一样,看着周围都是一派虚无缥缈的景象。

开始看梁文道的《我执》了。感觉还行。但是毕竟只看了一点,也不知道到底有什么精彩等待着我。

发现自己写文章的时候,可能是因为平时说话说太快了,一直不喜欢加句号。大多数情况下都是一大段全是逗号233

晚上发现胜利一中的神仙们去逛了我的 Luogu 博客,比较开心。因为似乎我也没法跟别人交流了。

瞎扯一句,感觉 rqy 能一个人在这儿奋斗两年,十分厉害。孤独+经常会有的绝望+偶尔的希望,不把人逼自闭已经算是很好了。

诶,刚刚才发现原来自己有三个博客,但是这三个博客上的东西几乎都不一样。。。233

12.24

平安夜,很自闭233

看了一上午+大半个下午的构造,感觉一般。听 ouuuyuuu 说构造题只能长经验,是学不会的,感觉有点小失落。

人总要有梦想,万一我就学会了呢

晚上复盘了一下自己的 $\rm CSP-S~2019$ ,感觉虽然和大家都很有差距,但是如果从进步的意义上来讲,比起去年来自己进步还是蛮多的。毕竟去年也就那点水平。

嗯,所以呢,谁知道将来我会不会进步到我想象不到的水平呢?加油吧,我可是想要创造奇迹的笨蛋啊!

12.23

越来越困了,发现啥都学不会,然后自闭了。

发现去了 pkuwc 的小伙伴们似乎都有约拿了,感觉更自闭了。

……我觉得我现在应该是全校最盼着放寒假的人了。当初觉得似乎机房生活会很轻松,结果发现比文化课生活自闭了不止一个量级。可海星……

发现啥都学不会了,发现比别人拉下的不止一点半点……有点难受,但是一想到马上要放假了(虽然还有一个多月)就会开心一点phh

12.22

……之前换了几天的 jacman 主题,说实话感觉不是很漂亮。换主题的原因是我关了一次 icloud,然后他就给我吞了……迷惑。于是只能重新建一个主题。不过好在我找回了失去的脑子找到了对应的文件夹,于是九成功复原了。于是现在就又换回了 next 主题。

怎么说呢,虽然 next 主题确实用的比较多,有烂大街的嫌疑,但是你要真让我去挑其他的喜欢的并且配置出来,确实很麻烦。

嗯,这个故事告诉我们要学会备份。

12.15

upd:因为不知为啥,hexo的背景炸了,觉得似乎白色也挺漂亮,就决定不设置背景了。

新建了这个文档,本想写很多,结果突然发现自己WC都去不了。

然后就自闭了,我为什么还要死命坚持下去呢?又有什么意义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