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想六·难

《随想》系列目次表:$Link$

$\text{Part0}$

不知道为什么,最近的心绪颇不宁静。

那是一种说不出来的痛苦与寂寞,或许夹杂着一些爽快。省选将近,我不知道自己会有什么样的下场。我只知道自己码力依旧很弱、脑子依旧很笨。比起几个月之前退役之后萎靡不振的自己,没有什么长进。

我更是知道,我原本的想法是多么的幼稚。或许我一直在骗自己吧,骗自己“省选之前的一两个月,拼一拼、挤一挤时间,或许就能怎样怎样”——原来$\rm{NOIP}$爆锤我的人,不止比我聪明,还比我勤奋,还比我认真,还比我努力。我有什么资本去同台竞技呢?到最后,省选对我来说,也不过只是个笑话吧。

这些天我一直觉得自己已经足够努力了,但是发现永远都是“远远不够”。就好比我想要触及$\infin$,而我每天就算是以$100$、$1000$、$10000$…… 的速率增长,也永远没有抵达的那一天。

毕竟啊,上苍的笔下,早已经写下了规则:无论$1$后面多少个$0$,都至多是一个十分大的常数而已。

就好像我自己,无论多么努力,努力到感动自己,也至多是一个笑话而已。

$\text{Part1}\cdot Her$

“她”是谁?

我曾在$qq$空间中发过一篇说说,调侃我们奥赛生不能放假,但是主体部分却是与假期毫无关系:

头一次清晨在无人的校园里闲逛,
耳畔是青鸟在歌唱着礼赞,以及夹杂在清风中的徐徐回音,
眼前是澄碧色的天空,远处仿佛降下一道若隐若现的天上虹。
一切都慢下来了,我可以看到流云在舒张、卷缩,又舒张,我可以听到渺茫的歌声,我甚至可以想到你的模样——那在暖阳下熠熠闪光的细框眼镜和清亮的眸子,以及如桃花一样绯红的面颊。
好像整个世界都停下来了,只有我和在烟雾中幻化出神形的你,和身旁枝梢上的青鸟,以及指尖流掠的清风与阳光——

最后一句本来是但是这TM跟我只能待在学校不能回家并且你们在家里嗨没有任何关系,毕竟是为了逗乐,我也不想被当成什么为感情烦恼的愣头青。但是在我看来,主体部分应该是上面引用框里的内容。

我曾经觉得只要奥赛拿了耀眼的成绩,就可以十分骄傲地去追求我想要的。但就现在的情况而言,不是很乐观。

我不想让她知道这件事,因为这世界上无疾而终的事情太多了,或许这就是下一件。但其实思来想去,似乎这份薄薄的感情并不那么重要,因为比起这事儿来,我需要担心的东西还有太多太多——明天跑操会不会很累?文化课会不会继续跪?文化课跪完班主任是否会丧失对我的最后一点信任?我的OI终点到底是什么?……

以前从没觉得做人这么难。但我并不想说“我成长了”这种自我满足式的话语,我更想对我自己说:

大概是只有弱者才会觉得人生艰难吧。你看你灰暗的眼眸中的对岸,正有个青年,眼里全是山水诗画。可惜那个青年,不是你。

她学习成绩很好,毕竟不学奥赛,有大把的时间去搞文化课。而我或许只是班级角落里一个喜欢标新立异的弱者吧。

$\rm{Part3}$

我很烦。

机房里去年省一的小伙伴们似乎并不是多在意省选,就只有我在拼得头昏脑胀。

我好不爽啊,凭什么我如此珍视的东西,他们可以胡乱蹂躏、浪费、玷污——况且迄今为止这个机会对于去年NOIP考挂的我,还不一定有这个机会去省选。这就好像我的女神不属于我,但是却被另一个人又杀又剐——我怎能不生气+寒心呢?

好在这个精神状态持续了两天就好转了——主要原因是我得知$SD$的省选政策,只是限制了基准线而已——或许还有机会?我不知道,因为我的智商在所有的$Oier$里面,大概算是个中下,所以我即使拼尽全力也不能保证强过谁——况且我根本不可以拼尽全力啊…

最近一直在翘考试、翘美术音乐课……各种翘,我估计班主任马上就要通过对我的不信任案了……

$\rm{Part4}$

不得不说这篇随想比之前的随想水多了……于是糊一篇我在知乎上的回答吧。当时有个题主问,如果从高一下学期左右开始,每天学奥赛几个小时,能不能拿金牌。

其实本来是无所谓的——于我而言无所谓。因为他志向宏大是一件好事,至于能否成真,我也没有评论的权利。但是我确乎是发现,他心里一直是觉得“我还有两把刷子的”,“只是时运不济罢了”。不知怎的,突然我就有了想多说两句的欲望:

我给你讲,目标跟眼界和实力有关。眼界越大、实力越强,目标越小。

同时,我可以很负责任的跟你讲:你绝对不知道的接下来你面临的是什么。

如果说你准备提高组的考试之前,有什么题不会看题解,理解起来的痛苦程度是1的话,那么你想继续向上走、想去省选、想去NOI,理解起来的痛苦程度将会是1e5以上。

没错,10万倍——如果你想自学的话。相信我,NOIP级别的考试,只是考代码素质/程序设计能力,根本不考察理解能力。

保送——是的,这是奥赛的终极目标之一。但是向来不会有人主动谈起这件事,即使他再NB。你现在还可以提出这个问题,只是说明你还不了解行情。抱歉,如果你现在觉得你自己很有天分,你觉得你现在可以拿“啊…我当时只是因为某些跟我自己没有关系的原因失败了”这种幼儿园智商的理由来骗自己——我只能跟你说,你不知道其它人有多厉害,说得难听些,就是井底之蛙——

你知道全中国有无穷无尽的智商可以吊打你的人,他们每天可以有大半天的时间学OI吗?

你知道每年有多少初中生在NOIp中碾压高中生吗?

你不知道。

每天几个小时?

做学问最需要的是谦卑,给自己找理由、沉浸在“我应该多么多么厉害”的幻想里终究会失败。

你相信我,我说的都是切实的体会。你体会不到是因为你不知道你所在四川到底有多么恐怖——基本是成都七中制霸;NOIP全省前40人均460+,全省前90人均400+。

我知道我没有很厉害,所以我的话你不会信多少。但是如果说奥赛给了我什么,最大的收获就是在学术上面的虔诚——做学问就好好做学问,不去追求附加价值,以及在学术上永远谦卑的态度。

看起来似乎我很刚的样子,但是这样做不是毫无缘由的——我其实,也是在对自己说吧。

为什么会这么难呢?我不知道啊。

我只知道我的机会确乎是不多了。

今年省选还有没有戏呢?我也不知道。

我只知道我的时间不多了。

不知怎的,眼前仿佛有一条宽阔的大河,浩荡无际。我无论做什么,都只能在上面溅起一圈窄窄的波纹而已。我在小小的沙洲上伫立着,远望是另一个小小的沙丘,上面站着她。我无法丈量出我们彼此之间的距离,好像很近,近到我能看清她的一颦一簇,可以看清她眉上新添的露珠;好像也很远,因为我不知道她在想什么、她要做什么。

呵,才记起来曾经有一部时下较火的剧里,称“暗恋”或者“单相思”,是最省钱的恋爱。我确乎是记住这一点了。但是我更想说,它不仅是最省钱的,也是最美的、最富有变化的、最梦幻的。

这是一片无垠的朦胧,夜幕中遥遥的,仿佛闪着两颗摇曳的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