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想五·手中没有红玫瑰

“随想”系列索引:戳我


今天下了一天的雪。

我是隔着窗户望的,直到现在我还没有真正触摸到久违的雪花。一年多了?或许吧。我轻度近视,但是白天在窗边的书桌旁习作时,不戴眼镜的,还是能看到纷飞的白絮——虽然有些模糊。它们经常想我挥手致意,我也满足了。

“情人节呢…”我想着。当然,人类在思考一件事的时候不可避免的要联想,我联想到的是什么呢?是我没写完也压根不想写的作业,是如果有了恋人之后老师们的竭力反对、在同学中显得鹤立鸡群以及在学业与处理恋爱关系的漩涡交叉中抽不开身——大抵就是这些吧。我不敢想了,因为我想到一桩美好的事情,仿佛就会联想到十件、上百件令人不寒而栗的事情——这让我感到恐惧。

雪真美啊。



        

早恋?

“严打!”, “好孩子不早恋!”, “早恋肯定没戏,好好学习吧”,“什么年龄就该干什么年龄该干的事儿”……

说真的,我很难启齿,哪怕是在要好的朋友面前——当我说出我对哪个女孩子有好感的时候,我都是怯怯的。

直到刚刚看到了这样一篇文章,是一个网络作家苏见祈写的,挺早的一篇文章了:

小学五年级的时候,我喜欢班上的一个女孩子。
那时候想的很多。
比如有一天看电视剧,男主扑过来替女主挡了一枪,挂了。
那天我辗转反侧了一夜,质问自己如果有人用枪指着我喜欢的小女孩,我敢不敢扑过去赴死。
这犹豫让12岁的我非常羞愧。我觉得这样自私的我,不配喜欢她。
我开始质疑自己,我自以为的喜欢是不是真的像大人说的那样,只是不懂事的小孩闹着玩。

如今我知道这自责毫无必要。在感情里闹着玩,这事儿在大人的世界里要流行的多。

我想得多还体现在了别的方面。比如老师说好好学习,可我一直不明白为什么。
他们的那些理由,比如找个好工作啊,出人头地啊,听起来就很无聊,何必呢。

于是从初一开始,原本三好学生的我成绩一落千丈,勉强只能上个末流高中。
家长老师全都急死了,或威逼利诱,或苦口婆心,我一概油盐不进。当然现在的我知道了读书的理由,可是叛逆期的少年什么也不想听。

后来初三开学,我收到了一封信。
来自那个小学时候喜欢的女孩子。
信的末尾有一句话:我准备报考X中,你要不要一起?

我的手不受控制地颤抖。
烈焰在灵魂的深处燃起,灼人的热浪席卷了全身每一个细胞。

为什么要读书呢?
16岁的我获得了唯一的答案——为了和喜欢的人在一起。
我开始疯了一样地复习,恶补这两年落下的知识点。书桌边上放了一盆水,困了就用水泼自己的脸。
对于我一夜之间的剧变,大人们一个个喜笑颜开,说孩子终于懂事了。
是啦,他们总以为自己很懂。

很多人说,小孩子不要谈感情,因为反正不会有结果。
是,的确不会有结果。
就像哪怕后来我如愿考上了X中,这依然不是柯景腾沈佳宜那样的故事。从始至终,我都没能在女孩的人生里扮演过哪怕一个配角。

可是如今我站在时间的彼端回望,如果那个十几岁的孩子没有爱上过什么人,那么他之后的人生,将无法挽回地滑入深渊。
爱过一个人,是我少年时最大的幸运。

所以,当所有大人视早恋为洪水猛兽的时候,我完全不敢苟同。而当他们言之凿凿地说“谈恋爱影响学习”的时候,我更只能报以白眼。
是,谈恋爱影响学习。只是很多时候,这“影响”可以被称为“激励”。

有可能影响学习的东西很多,电视剧可以,小说可以,糟糕的老师和不合格的父母更加可以。而在所有的因子里,恋爱最有可能把叛逆的少年变成更好的人。
结果所有的大人,偏偏用尽所有力气,揪着这柄双刃剑纠缠不清。

我甚至怀疑,比起那些高大上的“为你好”,他们只是恐惧另一个人成为自己孩子的精神寄托,恐惧孩子脱离自己的掌控——和婆婆刁难媳妇的心理相同。

他们轻蔑地说,小孩子懂什么恋爱。
好,那我们来看看大人们有多么懂爱情。
相亲的男女将各自的筹码摆上天平,房,车,行业,家庭,收入,像一场等价交换的生意。
夜场里乐声震耳欲聋,男人在刚认识半小时的女人耳边大喊,明天上午我送你回学校好吗。
夫妻二人坐在沙发的两端玩着各自的手机,一晚上都懒得抬头看对方一眼。

所以我一直无法理解,成年人在孩子的爱情面前,那份优越感到底从何而来。他们趾高气扬地说着“小孩懂什么恋爱”,却不拿镜子照照自己的一地鸡毛。
难道以上这些画面,比穿着校服的女孩假装路过球场,只为偷看一眼喜欢的男生打球,更能称为爱情?

还有一种比较温和的反对,说起来语重心长:“你们还年轻,别着急,谈恋爱以后有的是机会。”
仔细回想,这种过来人现身说法的方式,对孩子的确很有说服力。孩子总是相信美好的,相信久别重逢,相信姻缘一线,相信十年之后我们至少还是朋友。

可是,请如今已经长大的大家问问自己,当年魂牵梦萦的那个人,如今还在吗?
你们是真的有的是以后,还是早已离散在人海?
而后来遇到的那些人,真能模糊了十六岁留在心里的眉眼吗?

很久以后我们终于知道,大人都在说谎。
少年的错过是一生的求不得,是哪怕功成名就和富可敌国都无法挽回的遗憾。或许未来的你风光无限,可你永远无法逆转时间。没有什么“有的是机会”,错过此刻,就是错过一生。

如果有还在上学的读者看到这里,请记住,人生没有那么多以后。
有喜欢的人就去追,你不追上ta,分离就会追上你,没有例外。当然啦,为了你们的手能牵得久一些,成绩一定不能落下。

至于那些义正辞严棒打鸳鸯的长辈……相信我,十年后他们不会理会你的遗憾和怅惘,他们会催你随便找个人结婚,并且丝毫不觉得在打自己的脸。

我有个有点儿丧的朋友,叫小怪。关于少年的爱恋他说过一段话,我觉得我不能说得更好了,借花献佛送给大家。

” 很多人即使只见过一面,已经算见过了最后一面。“

十八岁前不早恋,这辈子都来不及早恋。
你的人生看起来很长,每一秒都无法挽回。

虽然不排除有“站着说话不腰疼”的嫌疑,但是我觉得这或许提醒了我什么。

我今天在这里可以开诚布公地跟各位讲我所谓的”感情经历“,”心路历程“。

当然,也是给我自己讲。

关于这件事,我一直纠结的很。因为身旁或许有了喜欢的女生,但是或因为她有男朋友了,或因为别的什么原因,我不能很顺利地实现。是坚持呢,还是不坚持呢?我不知道。以前在初中,遇到一个女孩就痴痴地觉得可以携手一生,但最后却是连牵手的机会都没有。

现在不一样了吧,一生,多长啊。

我是在担心这个吗?我也不知道。大概是从来没有什么人支持过我,包括我自己,也从来没有支持过我自己。

没提起这件事,遇见她,总会感觉内心无比纠结,会因为她一颦一簇心里翻腾好久,也会因为其他的原因感到略略压抑。好像我已经把她当成了什么洪水猛兽。因而我也常常纠结不已。

等会儿,难道每天纠结的要死就是我想要的吗?理性分析一下,我想要她成为我的恋人是我喜欢她的必然结果,但是这两种状态我真的可以权衡的很好吗?换句话说,我关于她的的喜怒哀乐还是因为我喜欢她吗?

不,我觉得不是。

我是在亵渎一种感情,是在侮辱一个人。

爱从来都是无私地付出,而不是拼命的占有啊。

我仿佛把她当做了一种商品,一种十分想得到手的商品。我现在会展现给自己、也展现给其他人一副十分渴求、十分真诚的面孔,或许也不过是希望得到她的一种手段。当我们真正属于彼此后,我不能保证在那层皮撕开之后,我还会一如既往地珍惜这份情愫,你也不能保证,同样,她也不能保证。

你看,就这么点儿事情我纠结了这么长的篇幅。什么纠结啊,占有啊,真爱啊,一生啊,

都不过是拼命地想被爱而已。


        

不知道现在看到这儿的你是否和我一样孤独?孤独并不是每个人都有的情感,有些人,很多人从来都不会感到孤独——我多羡慕他们啊……

孤独,或许也是另一种程度上的纯粹。我至今仍觉得我有着最纯粹的感情,是少年一样的感情,不是向垂暮老人一样的、只可独自怀念的情感。这种感情是热切的、生动的。

我很喜欢一首合唱曲目,叫做”我喜欢“。歌词十分动人,旋律优美动听,松弛恰到好处。

下面是歌词:

我喜欢暖冬的太阳
我喜欢初春的青草
我喜欢午后的庭院和一旁发呆的秋千
我喜欢仲夏的冰沙
我喜欢清秋的明月
良宵的夜空 漫天星辰
我喜欢雨后的青蛙
我喜欢山前的杏
我喜欢周三的傍晚被霞光亲吻的水族馆
我喜欢成群的野
我喜欢凌乱的书架
清风的露台远处的灯海
我喜欢 走在无人的九十六号公路
我喜欢 木村拓哉长长的头发
我喜欢 无尽田野上奔跑的麋鹿
我喜欢 外婆门前的榕树
我喜欢母亲的便当
喜欢父亲的胡渣
我喜欢八月的夜晚还在营业的游乐场
我喜欢放学的铃铛
我喜欢停电的夜晚
点一对蜡烛 在幽静的玄关
我喜欢 城市尽头那远远的青山
我喜欢 热气球飞上西边的天空
我喜欢 清晨的石板路
雾腾腾的早餐店 阿公的桂花糕
我喜欢 每一朵暮云 每一株绿树
我喜欢你,你应该,也知道
我喜欢你,你应该,也知道

优美的旋律,配上最后两句甜甜的告白。或许我们开来,似乎有点扭捏——扯这么多只为了表达最后两句——

我喜欢你,你应该,也知道.

我喜欢你,你应该,也知道。

很平常?确实很平常。但是我认为这两句恰到好处。前面大段大段的铺垫,叙述了许许多多美好、恬静的事物,但是这一切或许都比不过你。

你可以想象,在一片动人的夕阳下,天空中是大片大片的奶茶红,一个憨憨的大男孩,突然叫住你,红着脸跑到你面前,拿着皱皱巴巴的稿子,颤颤地朗诵着这些——他实在太动情了,念着念着突然声调放高,声音变大——他是打心眼里喜欢你,越读越有感情,越读他越自信——但是突然他又畏缩起来,声音低低地向你说出了最后一句最动人的话:”我喜欢你,你应该,也知道“。

有可能你没有什么特殊的感觉,但在我心里,这就是最纯粹的东西——是不奢求的朴实的爱,是不考虑物质只拿捏感情的爱,是无语凝噎但心中重复千千万万次的爱,是真挚的爱——这是属于我们这个年纪最美好的东西,虽然有学业繁忙等诸多因素阻挠,无法完整地得到——但或许只是一片、两片这样的有着亮暖色调的枫叶,就可以点亮一整片枯败的枫林。

我大概在听这首歌之前,从来没有真正知道原来”喜欢“这个已经烂大街的词、这个现如今可以随便说出口又可以随便忘记的词、这个在我上过的所有学校里从来没有人敢光明正大说出来的词、这个现在在芸芸众生中已经被玷污的、被人们认为还没有一块钱来的实在的词,竟然如此的可爱,竟然如此的值得人们尊敬,竟然可以在冰冷的寒夜散发出如此耀眼的光芒。

我喜欢你,你应该,也知道。


        

心在流浪的人啊,在这华灯遍街的情人节,你是否也跟我一样,跟自己的灵魂形影相吊呢?

如果你已经有了心上人,我祝福你;如果你已经有了打算携手一生的人,我也祝福你。唯有那些都市里最角落的孤独者,我们的邂逅或许是一种缘分吧,或许我们素未谋面,或许我们并不熟识,但在这流光掠影的漆黑夜空下,我希望你能跨过一切,跨过时间——看这篇文章时的你,伸出你的右手,或许就可以跟在这一晚伏案沉思写下这篇文章的我,轻轻击掌,感受对方的体温与灵魂。

我伸出手了啊,你呢?嗯…抱歉啦,我手中今天没有红玫瑰可以送你。这翩飞的雪花,就当做是我送你最好的礼物吧。

相信我,这个世界上绝对有人偷偷地爱着你,即使你觉得自己很不堪。比如你班里的某个人,比如你对门,比如你同事,比如你的后桌,比如,我。

$19/2/14$


本来打算这篇水文就这么结束,留下一个温馨鸡汤结尾,挺好的。但突然想了想,自古以来能给人留下印象的从来不是喜剧结尾,短暂的欢愉会让人忘记。

那么就补一个深沉一点的结尾吧。

我一直不知道我现在有好感的那个人,究竟是自己意识流强加的,还是真的发自内心的喜欢。我纠结。我无法知道将来是否会遇到一见钟情的人——我希望这样,而不是为了捕获爱情而去捕获得来的感情。我惶恐。

但其实没准所谓一见钟情+修成正果一直是文学作品里面用来抓读者眼球的工具而已,大家或许都不可能找到自己的“最爱”,只能找到一个“差不多”,进而不断地磨合,直至磨成“最爱”。但这样的情节,说什么都不会让人满意吧……

路在哪呢?彼岸又在哪呢?我已经受够一个人形影相吊的孤独生活了,但在这浩如烟海的求学之旅中,似乎接受孤独、体味孤独、并最终热爱孤独才是最好的法子吧。

可是面对着无奈的明天的我,什么都不能做。


雪,终于停了啊。现在已经午夜了,街上一个人都没有,天空在积雪的映照下,是让人着迷的紫红色。


        
-------------本文结束感谢您的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