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想二·丘吉尔

“随想”系列索引:戳我


啊……还有几十天就$NOIp$了啊……

现在是下午四点,机房。

比我弱的都在颓废,比我强的都在做题。

唯独我在写博客。

我在想些什么呢?


我是$pks$,没错,我不敢称自己为$Flower_pks$,不敢称自己为“花”,因为这跟我实力不符——我不是那个在$Luogu$这个$OJ$上小有名气的大佬,不是那个题解写得十分详细的作者,更不是$SD$集训里面排的上号的人。

没错,我不配啊。

上午$rqy$出题,大概是被全方面碾压了吧。省队培训时虽然也考不多好,但是在学校里被平日里玩的很好的朋友碾压却是更加痛苦——我看不见路。

旁边的窗帘紧紧地闭着、贴着窗户,多云的日子里,挤进来阳光总是给人一种异样的感觉,洒在我的右肩上。

撇过头来看键盘上发着光的$w$键,突然有种想哭的欲望。


我是真弱啊。

$NOIp$现在省一都不稳吧,也就会写几个省选才会考到的板子了;板子也不怎么可以打出来吧,毕竟没有很强的记忆力——天生就是个弱者啊。

我总是特别羡慕别人敏锐的反应能了,羡慕独到的数学天赋,羡慕稳重的答题习惯,羡慕……

但我什么也没有。我也不是个富有毅力的人。


我一直极其富有自尊,十分的自尊。所以我会拼了命地学别人不会的算法,并且十分不喜欢别人善意的和我共同进步,毕竟因为我太弱太弱。

我发现我这个人好诡异啊……其余走$OI$路的人都没有这种心理波动,只有我会把时间放在这上面吧。

估计是我什么都不适合吧。


其实我不是特别喜欢去接近那些很强的人,因为他们总是凭着自己的实力不顾别人的感受。大概在这样的教育制度下,学习好、得了银牌或者怎样,才会有发言权吧。

这种人强到让我厌恶。也让我悲哀。

好啦好啦你强好啦……我滚粗好了吧……

我并不是很服气,但是现实却总是不尽人意。

过去我一直能依靠着的、可以包容我的人已经与我一别两宽了, 估计以后也只能靠自己了吧。

我并不知道为什么我要选择承受这么多,大概是天性使然吧。


我把丘吉尔的一句话当作人生的信条——当然不是唯一的信条。

二战结束后的一天,年老的丘吉尔来到英国下议院,坐在一个年轻的议员旁边,突然问道:“年轻人,你知道是什么东西支撑我在各方面都取得了如此巨大的成就吗?”这个年轻的一员用非常渴望的眼神等待着这位德高望众的伟大人物的教诲,他说:“我非常想知道。”
“虚荣心!强烈的虚荣心!”丘吉尔大声说道,随即哈哈大笑,起身而去。

路在哪呢……